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一梦无痕】(09-10)作者:xiaoyaoii
【一梦无痕】(09-10)作者:xiaoyaoii
字数:5393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九章入魔

  也许这个气氛应该至少是个暧昧的感觉,但是我心里却是空明的,老枪也老实了,并没有再次仰望。就是这么看着,过了2分钟,我确定小利完全的释放完了,就没有再去叫她,我知道,叫起来也是受罪,还要和她讲现在的处境,干脆我全部给她代劳就可以了。

  这个场景有点熟悉的,儿女小的时候,会出现玩累了,吃着饭就睡着,然后尿床,老伴想了个办法,就是每次如果饭桌上快睡着了,就让我把他们抱到卫生间,不管他们是不是要尿尿,都给扒好裤子,命令他们放水,还别说,还是管用的,习惯了,他们就知道自己去了。小利现在的状态就和开始儿女半醒半睡的状态差不多,区别就是,她现在感觉是无意识了,等2分钟,就是怕把她弄起来,她又开始放水,那就尴尬了。

  我蹲下,看了看小利,口水都开流出来了,紧闭着双眼,很逗,我用手拍了拍她的小脸,根本不理我,没反应。我顺势起身,双手给她抱了起来,让后慢慢放到肩头,屈身把她的内裤和裤子拽起来,向上拉,这和给睡着的小孩子提裤子是一样的,我做起来还是很顺手,就是有点别扭,小孩子可以扛起来,顺手一拉,就弄好了。但是小利,身高比较高,扛起来,我就无法再捡裤子了,而且,也是会触碰到一些地方,比如屁股。现在我还不想受刺激,所以,就这么半蹲的把内裤和裤子,从大腿两侧向上拉,眼睛随着手的运动,我看到了小利的小PP,没办法,不看不行,白白的,真想捏捏,揉揉。我笑了笑,顺手就轻轻的给了她屁股一下,当作惩罚吧,凉凉的,手感不错。

  小利感觉到了,轻轻的啊了一下,然后梦呓一样的说了句,还没擦呢。我明白她的意思,女孩即使尿尿,完成后肯定要擦下的,但是,这个我肯定无法完成。
  我又给她屁股了一下,忍着,擦什么,今天给我忍着,小利哦了一声,没有了声音。我顺势把2样提了上去。但是,现在女孩子的内裤好像是低腰的多点,应该是为了防止走动的时候,露出来部分。我那里有这个常识,就和裤子一起的提了起来,裤子快到腰了,内裤就提不动了,提了几下,就是到不了腰,小利好像感觉到了什么,双腿又开始合并,并且嘴里轻声的发出了,嗯,嗯的声音,这是无法预知的,我开始也没有反应过来,以为她在做梦,就继续提,就这么又拉了几次,都没有成功,小利的双腿已经紧紧的并拢了,而且,感觉身体在扭动,我这样才感觉到什么,拉开那条热裤,看了看里面的内裤,发现已经无法再向上提了,这才感觉我有点失误。男人如果这样弄,肯定枪会难受,女孩子,也是同理,但是受力不一样,结果也不一样。我转头看了下那靠在我肩头的小利,发现小脸已经有点红了。

  作为过来人,我肯定知道这是为什么,这样的做法,会给女性带来生理上的刺激,因为内裤可以和那个包裹起来的逗逗发生摩擦,这个逗逗和老枪的头是一样的效果,无疑,这样做就是再变相给女性自慰。但是如果用力太大,会造成不舒服。

  我的老脸也是红了,毕竟这是无意的,谁知道弄成这样,手上的动作停止后,小利也老实了,继续靠在我肩头,不动了。我赶快放开内裤的边缘,把裤子给她向上提了提。准备直接用肩头给她扛起来,放到沙发上,让她舒服点的睡。
  小利刚刚的几声无意识的呻吟,一直在我脑海里回响,以至于,我现在特别想要看到她裸身的样子,想要触摸下她全身的皮肤。思想已经不受控制,尤其是这样肩头扛着一个女孩子,让我身体不能自已,这样太有侵略性了,如果一个女孩子被这样的扛着,你应该会知道她面临的之后的画面是什么,还有这个动作完全是不顾对方感受的,对男人来说是有很大的成就感的,这是抢人最常用的方法。
  我慢慢起身,无意的看到了镜子中的我,那是张狰狞的脸,瞪大着双眼,喘着粗气,脸和脖子下面都红了,而且,眼中都是欲望,兴奋,这是兽欲。突然,我看到了儿女曾经用过的牙缸牙刷,静静的放在那里,我的心也开始慢慢的静了一下。不行,不能这样,即使我再想要占有,也必须正大光明的,不能这么就占有这个丫头,而且,她比你的儿女还要小呀,我对着镜子深呼吸,再深呼吸。然后,把小利顺了下来,变成了公主抱,尽量让手臂靠近小利的脖子,让她可以更舒服。

  也许是这样比较舒服,小利双手竟然直接勾到了我的脖子上,然后,直接把头枕到了我的胸前,用脸拱了拱我的前胸,不动了。如果我在年轻的时候,这个女孩子,肯定要被我吃掉,而且,渣都不剩,现在的我,看到镜子里逐渐苍老的脸,我竟然非常失落。心沉了。

  我知道,这里并不是最危险的地方,真正的危险在后面。我不自觉的向自己的房间走,走到了门口,门里就是我最熟悉的地方,因为那里是我曾经和老伴战斗过的地方。

  把怀中的人,轻轻的放到了床上,一点点的把她衣服去除,我颤抖着双手,抚摸着她每寸的肌肤,如绸般丝滑,用嘴亲吻她的腿,她的臀,小腹,亲吻着身体每一个部位,开始轻轻的,逐渐变为疯狂的,把她身体亲吻出了伤痕一样的红印,这样还不满足,我双手疯一样的抓住了她的双乳,乳房我手里不断的变化着形状,我用嘴叼住了那粉色的微微凸起的乳头,开始吸食,牙齿开始轻咬。身下的人,身体开始颤抖,我看到她的双手开始抓向了床单,随着我的动作,抓紧,松开,微微晃动着脑袋,大口喘着气。她的脖颈,开始出现了泛红,我的嘴开始慢慢的向上游走,吻着她的脖子,脸颊,耳垂,那双紧闭的双眼,一直没有睁开,但是身体扭动的幅度越来越大。用双手固定了下她的头,直接对着那红唇开始进攻,轻轻的用舌头撬开了她的牙关,吸吻着她的舌头,慢慢的,然后突然加速,狂风一样贪婪的闻着她的唇,她的一切。

  慢慢的,我的一只手顺着小腹,触摸到了那突出的小点点,那是已经脱离包围的小东西,用手轻柔着。我听到了呻吟,这样的声音好像是冲锋号。我终于得到了你,我看着这紧闭双眼的她。慢慢的我的头也移动到了小腹的下面,分开了她的腿,两只手扒开了那流水尽头,我想看到,想看到里面的一切,粉色的花瓣,小小的洞口,水流如小溪一样流了出来,黏黏的。多美妙的画面,我无法压抑心中的喜悦,用嘴亲了下那水流的尽头,那是甘露,我像沙漠里看到清泉一样,疯狂的吸食着,亲吻着,舌头,看着慢慢游走在这个神秘区域的周围,呻吟声开始大了,当我舌头探入那粉嫩的洞口的时候,啊~ 一声如猫鸣的尖锐的呻吟传到我的耳朵,那里是那么的神秘,我无法完全探索到。床上的人开始大幅度的扭动着身体,我看到她全身开始发红,要比我的吻痕还要红,那双白嫩的小手,已经紧紧的抓住了床单,撕拽着,我疯狂了,甩去了身上所有的累赘,提起那高高扬起的长枪,向着那神秘的洞口进发,双手托起了她的臀部,用最简单,最粗暴的方法,一插到底,用尽了我全身的力量,2只手臂已经满是青筋,微微跳动着,我进入了她的身体。

               第十章人性

  啊,我长出了一口气,画面定格了,一切都静止了一样,无限的回放着刚刚的场景,我看到,床上的人留下了泪水,她睁开双眼,起身,双手触摸着我的脸,眼中满是悲伤,对我说着什么,但是我听不到,啊~ 我忍不住发狂,我听不到。
  画面转动,那是年轻的我,第一次看到你的时候,你是那么漂亮,周围的一切好像都是雾蒙蒙的,但是都闪烁着光,我脸红了,没有敢去打招呼,但是我每天都在观察你,每天都在鼓足勇气,想对你说点什么,只是,我没有做到,无意中,我看到你喜欢折千纸鹤,我就开始疯狂的学习,我一个一个的折,一个一个的撕毁,因为我不满意,最后,我终于折出了一个好像带有灵魂的纸鹤,她是那么漂亮,高昂着头,向着天空,双翅舒展,好像看到了你的笑容。我满怀欣喜的到处找你,但是,一直到我精疲力尽,我都没有找到,我不知道你去了那里。我把自己关到了仓库,痛哭着,纸鹤沾满了我的泪水。

  无数画面呈现,如箭一样穿梭而过,结婚,生子,升职,儿女长大,小家伙们出生,一张张充满喜悦和幸福的脸,一个个曾经熟悉的人,是那么亲切,那么美好。

  画面定格了,一个熟悉的脸带着微笑,打开了门,看到了门外的女孩,那女孩是那么美丽,那么熟悉,但她却是陌生人,『叔叔,我是小利呀』我是小利呀,我听到了,那充满泪水的双眼,那颤抖的双手,抚摸着我的脸的人,她说的是这句话。

  轰~ 所有画面消失,所有的一切是那么真实,我又好像经历了一生,听说人有七欲,超脱七情六欲,我无法知道是否就是这样,但是这一切真实的在脑海里呈现了。

  我感觉身体被抽空了,不觉就倒退了2步,满身都是汗水,刚刚干了的汗水,又一次浸透了全身,这次是冷汗。

  心魔,我只能理解刚刚的画面,是心魔造成的。回到了现实,我还在自己卧室的门口,怀中的人,还在熟睡,不过,双手不在我的脖子上了,而且垂向地面,头也不在我的前胸,扭头朝向了另外一个方向,看了看时间,重新回忆了一下,才发现过了不过几分钟,但这几分钟,让我感觉是过了50年。

  小利应该是不喜欢我汗水的味道,在怀里可以清晰的看着她微微皱着眉头,小嘴嘟了起来,呼吸很平稳,我无法进入她的梦境,也不能让她知道我的感受,只能静静的看着这个熟悉又是陌生的脸,真实又虚幻,我和她本来什么交集都没有发生,现在我却是在意念中拥有了她,是她吗,还是那个曾经的她,我到底在做什么。

  头有点痛了,我感觉我的双臂非常的沉,因为自己的私欲,就出现了如此不堪的画面,我感到了自己的无耻,如果刚刚是真实的,我将无法面对现在的一切,小利到底是代替品,还是我开始喜欢上了这个丫头,我现在无法分辨,但是画面里的人,肯定不是她,对于暗恋的人,我有着太多的执着,以为已经遗忘,但是当想起却是被放大了。执念,是否可以放下,这个谁能知道,谁又能有答案呢。
  我转身来到女儿的房间,打开门,把小利放到了床上,一种空虚感突然袭来,看了看这个丫头,你到底给我带来了什么,我是该高兴,还是痛苦呢,但,她又有什么错,我的事情完全是自己造成,埋怨一个局外人,有什么用。用毯子给她盖到了小腹之上,但是我现在不敢直视那些裸露的地方。

  关上了房门,我来到卫生间,冲了一次凉水澡,真想冲走这一切,让我重新回到那个没有遇到小利时候的我,不用经历这么多忍耐,痛苦,不用去回忆那些尘封的往事。

  洗了很久,身上都被我搓的出红印了,开始疼痛,我才从思考中回到现实,努力的摇了摇头,把头上的水珠飞溅到了周围,如果这是烦恼该多好。双手扶在洗手台上,自己看着自己的脸,有点不认识了,用一只手摸了摸自己的脸,顺势用劲全力给了自己一个耳光,一只耳朵出现了耳鸣,这一侧的声音消失了,看着脸上出现的红印,我笑了,那是种残忍的,带着讽刺的笑容,那么丑陋,站直身子,一声,啪,另外一侧脸也出现了红印,嘴角开始出现了血痕。完全听不到了周围的声音,大脑短路一样。

  随着时间的流逝,周围的一切开始清晰,我也听到了流水的声音,叹了口气,把洗手台的水龙头关好。拿起毛巾,简单擦了擦身上。这时,我才感到脸上火辣辣的痛,用手抹了下嘴角的血,这人不能头脑发热,但是也不能大脑短路。我这样咋和老伴说呀。

  和老伴之间,我们没有秘密,如果我不想说的,就打岔,但是我不会骗她,这次,这老脸上2个手印清晰的不行。我在脑海里算计着,光着身子,到卧室拿了衣服穿上,还是没有办法说。把全是汗的衣服,扔到了洗衣机里,让他慢慢转吧。

  拿着茶杯就这么愣神,不知道多久,一声冲击钻的声音把我叫醒。妈的,我又一次爆了粗口,因为我想起来,家里还有个人呢,小利还睡着呢。

  她睡着无关系,关键我把她放到了女儿的房间,虽然已经嫁出去了,但是她的房间还是留着的,这个小家伙,最烦别人动她的东西,尤其不能让人动她屋子里的东西。老伴给她收拾过几次屋子,好家伙,这小家伙就围着老伴,问着问那,什么这个没了,那个丢了,就是跟着念叨,把脾气最好的老伴都给弄烦了,直接把抹布一丢,决定以后再也不收拾她房间了。

  我快步来到女儿房门口,打开屋门,看了看里面,还好,东西还是原样,这一屋子娃娃,我也是拿女儿没办法,大的小的,就那么随意摆着,但是如果你动了位置,她回来马上就知道,这也是个超能力。确定了我没有移动过女儿的东西后,我才走了进来,把门虚掩上,我看看小利到底醒了没,刚刚的冲击钻,响了一会,又消失了,正常人,应该是醒了。

  不过眼前的这丫头现在睡的那是一个销魂,毯子早就被她踢飞到地上了,女儿床上的那只半人大的熊,被她不知道什么时候,给拽到了身下,双手抱着,一直大腿压着熊肚子,像个倒过来的F。我走近看了看,想让她睡的舒服点,就慢慢的把她的手和腿从熊身上拿开,这样容易憋气。而且,我不能让她乱动这只熊,我有点抵触女儿的念功,比老伴还要深厚。

  轻轻的把小利的手和腿,都慢慢的拿开,然后我去拉她身下的熊,很顺利,拉动了,是动了,人也动了,刚刚拿下去的手和腿,又重新压了上去,而且,她好像感觉到了,发出嗯慵懒的一声长音,这次,手抱的更紧了。我怕她没有睡好就醒来,就没敢再继续,站直身子,等了几分钟,终于,手不抱着了,我赶快轻轻的继续从她的腿下拉动,想给把这个熊拉出来,可惜,我低估了女孩子的睡功,竟然拉不动。然后,小利的手又回来了,好像知道有人要抢她东西,又抱上了。
  而且,我看到了,熊的脸上有点湿湿的,再看了看小利的嘴角,我意识到,这次要完蛋,我又要想办法给女儿解释了。

  没有放弃继续尝试,就这么休息一会,继续重复刚刚的动作,我希望可以拯救小熊拯救我的耳朵。但是都失败了,重复了几次,小利从正常躺着,现在变成横着,但是她身下的东西,怎么都不能离开,我也不努力了。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