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女高管和门卫】(16-19)【作者:臀上掌印】
【女高管和门卫】(16-19)【作者:臀上掌印】
字数:6678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女高管和门卫16

  梦霞下班回家后,放好公务包,脱掉西服裙装。阿芳已经把饭做好了和大汪趴在大吴脚下帮大汪舔着狗鸡和蛋蛋。

  大吴和小吴在餐桌上吃着饭,等梦霞光着屁股趴到大吴另一边,小吴递给梦霞一碗饭,拍拍梦霞的头问,「今天工作怎么样?」

  「挺好的小主人。我们与博丽物业的合并今天签字了。杜处长的上司刘局长想用我们的家政服务,但是听说他有特殊爱好。」小吴拽起梦霞的奶头问,「是对女人的特殊爱好?」

  大吴看了差点儿把饭喷出来,「你个小毛孩知道女人什么?哈哈」小吴一本正经的说,「怎么不知道,您不就让小汪伺候您吗?您也有特殊爱好。」大吴慢慢平静下来说,「问的对,挺聪明。但是等你鸡鸡大了才能知道怎么享受这女牲口。」

  大吴对梦霞说,「刘局长的要求还是要满足的,不然我们不好在这市里混。看将来情况变化吧。」小吴松开了把自己喂大的奶头,摸了摸梦霞的脸,眼前的女人早已不是自己的妈妈,而是吴村众多女牲口的头儿。

  大吴吃饱饭,一边看电视一边享受着梦霞的嘴在自己鸡巴上吞吐。电视上播放着本市的选美比赛,让大吴想起吴村自己每年的选美,因为市里的生意繁忙,已经有几年没赶上了。

  「小汪,咱们也办个选美比赛吧。」梦霞抬起眼看着大吴,头在大吴鸡巴上点了一下。

  「那是吴村每年的传统,三年前你赶上一次。」梦霞含着鸡巴用力吸,一边回想,是有一次回吴村碰到村里很多人,但是没觉得是选美,就是大吃了一顿。不过好像是有一天几个身材肥硕的吴村女人,光着全身腰上系着个红绸子,被抬到老吴家让老吴摸了一阵又拉起腿,掰开嘴,摆楞了好一阵才敲锣打鼓的被抬走。
  但是梦霞记得的就是那天炖了很多肉,全村人吃得满嘴流油。

  「我们和普通选美不同,选的是丰满,胖而不肥,生过小孩的熟妇,不注重脸蛋儿。正好这公司里的女牲畜都挺符合条件的。」大吴用大脚趾蹭蹭梦霞湿润的逼,继续说「你准备一下,挑两个在咱家办一个。就请吴村的人来就行。」
  梦霞含着鸡巴点头,大吴的鸡巴头在自己的喉咙里蠕动,很快感到大吴的精液射进了自己喉咙。她把精液吞干净才说,「可是这里太小了,哪里可以来那么多人。」大吴把梦霞的头按回到鸡巴让,软下来的鸡巴享受着梦霞舌头的按摩和挑逗。「说的有道理,让我问问别人。」

  几天后,大吴最后选定在个游船上进行选美。游船属于一百年前吴村出去的一枝吴氏后裔开的,吴天右办事偶遇后才知道并介绍给大吴。游船公司的老总是吴世吴纪兄弟,他们听说过选美的故事,但是很久没回吴村祭祖,从来没经历过。这次和老家的血脉联系上,热情的提供场地。

  大吴把梦霞介绍给吴世纪兄弟,让他们全权代办。

  只有吴村人可以参加,船上备齐了各种食物,都是城里打工的吴村后裔。吴世纪兄弟第一次见吴村宗室,很是激动,想请老吴到自己家操自己的老婆。
  老吴听说后很高兴,当着村里长老的面夸这两兄弟这么多年在外还不忘村里规矩。但是老吴说自己老了又不在城里,让大吴代操。梦霞听了不由起了一丝醋意,大吴一直没有操过其他女人,虽然全村女人他都可以操。

             女高管和门卫17

  大吴也不客气,找了个事情少的日子,带上梦霞和小吴去吴世纪兄弟在市郊的别墅。吴世纪兄弟娶了一对孪生姐妹,兄弟两家与母亲合住一所五百平米的别墅,特别为吴村首领家族来给客厅布置了受礼的仪式。

  吴世纪兄弟的曾祖父离开吴村出来闯,一直按吴村规矩管教家人,家里的女人也都是严加调教,深知吴家传统,这次就是请大吴来正式授礼让吴世纪一家归根。

  孪生媳妇叫雅致雅美,两个书香门第长大的姐妹,光着屁股跪在客厅中央,膝盖分开露出没有毛的肥逼,双手抱在脑后,挺着养大两个孩子的奶子,等候大吴来操。

  大吴进屋后很满意的看着雅致雅美,绕着她们走了一圈,用眼检查着她们的身体,「不错,是咱们吴村驯服的。」大吴坐在她们正对面的椅子上,小吴坐在他边上,梦霞和孪生裸女一样跪在大吴边上。

  大吴抚摸着梦霞的头,「这是吴村未来的女牲畜头领,帮我管理城里的公司,也是读过书的才女,将来你们有共同语言。」说着大吴让梦霞把衣服脱了后返回原位。「世纪兄弟,你们怎么把她们的逼毛去了的?」「像刮胡子一样剃了。现在时兴这个,干干净净的,摸着也舒服。」

  「不错,小汪你也要这样。现在就开始吧」梦霞疑惑的看着大吴想现在也没有剃须刀怎么办。吴纪说「我给拿个剃刀……」

  「不用了,小汪有手可以拔干净。」梦霞明白了,不敢迟疑,立刻蹲下开始拔。大吴等着梦霞拔毛时和吴世说,「你们要不要让致美参加选美?舍得吗?」吴世说,「当然可以,怎么能舍不得,吴村的女牲畜你说了算。但是不会是按老规矩吧……」

  「你也知道老规矩?」大吴有些惊喜的问。「知道一些,先父和先祖父讲过,但是也说不是经常按老规矩,毕竟世道不同了。」吴纪答道。「那是,要生存就要与时俱进。现在不按老规矩了,就是大家热闹一下好好吃一顿。」大吴说到,然后转向小吴问,「你知道什么规矩吗?」小吴摇摇头。「哈哈,应该可以让你有生之年经历一次」

  梦霞还在认真的拔自己的阴毛,大吴把注意力转回到致美姐妹。孪生媳妇是一对大学教授的女儿,从小书香门第,知书达理,但是直到遇到吴世纪兄弟才感到生活的迷惑被吴家的家规解释和调教得顺畅。那么多贤人智士的学说,不如吴家生存第一的原则明了直接。

  这次知道吴村未来首领来授礼,两个骚逼已经被淫水泡了一个星期了,盼着自己正式成为吴村一员。

  大吴挥手让她们到自己跟前,保持着女牲畜的姿势,然后伸手掂掂四只乳房,捏捏揪揪奶头。把小吴带来就是借此机会教育他,让他知道怎么把持和对待女牲畜。大吴突然想起来世纪兄弟的妈不在就问,「你妈呢?」。

  吴纪赶忙解释,「我妈正准备饭呢,这俩在外面伺候您,老母也没什么可调教的了。」「需不需要调教我决定,这比吃口饭重要得多」大吴严肃的说。「我马上去叫。」吴纪连忙说道。

  世纪兄弟的妈叫素珍,祖上是城里富商,后来被收公后家里比较低调,和世纪父亲到农村体验生活时认识,一起回城做了中学老师。现在这个退休了的中学老师跪在小学毕业的大吴面前,双手把外衣拉到脖子下面,让他检查自己的老奶子。

  大吴让她转过身,脸趴在地上,褪去裤子检查两个洞。「我祖父讲过你曾祖父当年出去闯荡的事,当时他可是吴村的能人。真是将门虎子,看着你们的女牲畜这么懂事,他的家教让人佩服。」

  大吴用鞋尖蹭蹭素珍的老逼,又转过去对小吴说,「这是吴村女人该有的样子,不管我们在哪里,别忘了本。」小吴认真地点点头,接过吴世递过来的藤条,狠狠的抽了素珍二十下。打完了,大吴让她回去做饭去。

  致美姐俩看着平时管教自己的婆婆听话的被小主子抽红了屁股,逼水开始往下滴。大吴看到了笑着说,「等不及了?骚货屁股也痒痒了。」说完就把两头牲畜推到。致美两姐妹抱着自己的大腿,把自己两洞尽量向上,让大小主人看个清楚,梦霞不由自主也饥渴的看着两个无毛逼。

  世纪兄弟上前把淫水涂满老婆的逼和屁眼,然后伸手请大吴的鸡巴品尝。大吴先插雅致,享受着成熟丰满的的肥逼挤压按摩自己的鸡巴,「选美的事和小汪商量,」大吴指了一下还在自己拔毛的梦霞。

  梦霞一边是全权管理吴氏企业的总经理,一边是当着众人面拔自己阴毛的女牲畜,自己都觉得刺激,淫水直流。「让这两个逼参加吧,不会按老规矩办,肯定完好送回来。小汪也不知道什么是老规矩。」

  梦霞停了一下拔毛的手,看看大吴,的确自己不知道什么老规矩,只好专心拔自己的阴毛,地上已经一堆黑毛了。

  大吴插雅美时,让高潮过的雅致到胯下帮着舔妹妹的屁眼,说那是下一个被操的洞。大吴膨胀的鸡巴享受完四个肉洞,梦霞已经拔完了阴毛,大阴唇很光滑,完全是肌肤的颜色透着皮下微红的颜色,比致美姐妹剃毛的阴部还嫩。

  大吴让她趴在地上,把沾满两姐妹淫水的鸡巴缓缓插入梦霞的屁眼,然后让两姐妹跪在梦霞两侧,「用手掐住自己喉咙直到不能喘气,没有命令不许撒手」。
  两个体态丰满的熟女,在外面满腹学问的女强人,赤裸的跪在屁眼被操的集团总经理和小学文化的氏族主人前,往死里掐自己,如果大吴不让撒手自己一定就没有明天了。在大吴的啪啪声中,两姐妹和他们的主人一起高潮了,脸红的想柿子,眼睛已经翻白了,但是全身痉挛着达到了从未有过的亢奋。

  大吴把意识不清的两姐妹的手拉开,把鸡巴插进大张着喘气的嘴,让慢慢缓过来的新吴村女人雅致舔干净,同时把雅美的推到梦霞屁股里,雅美殷勤地把女牲畜头领的屁眼和逼舔干净,还用舌头给肛门里外按摩了一遍。

  梦霞差点儿又高潮了一次。世纪兄弟看着被操到出魂的老婆,心中佩服大吴的功力,不愧是吴村首领。「少主没累坏吧?」「没有,你们收的这对姐妹不错,以后他俩就跟小汪。」哥俩连忙点头。

             女高管和门卫18

  选美当天吴村打工的所有领头人和参选的大奶牛齐聚在游船上,船开出到公海抛锚。致美姐妹和其他奶牛一起换上特制的纱衣服,里面什么也没有,奶头和下体都透露着。致美姐妹的无毛逼特别引人注目,选美没有开始就先胜了一局。
  参赛的奶牛被要求一星期只吃蜂蜜和水,前一天洗胃灌肠,里里外外彻底洗干净。然后像健美运动员一样浑身涂满油,上台接受评委检阅。不出所料,致美姐妹名列前茅,最后雅美因为奶子更大获胜。

  雅美腰上被系上和红丝带,怀里抱着一篮洗干净的蔬菜在全船走一圈,油滑的身体被四周的人摸了个遍,雅美甚至感到有手指伸进了自己的屁眼和逼。还好屁眼和逼里也摸了油,一点儿也不疼。

  最后来到船的大厅,大吴正坐当中,雅美把菜篮放下,纱衣脱掉跪在一块圆板上被抬到大吴面前。

  大吴摸摸油润的乳房,咬了奶头一口,疼得雅美下体一紧。然后大吴手伸到雅美胯下,扒开阴唇露出阴蒂,拿出一根粗针,一下刺穿阴蒂,给雅美挂了个金牌,一阵掌声后盛宴开始。

  大吴,小吴,世纪兄弟,吴天后和几个公司高管一桌。都是吴村在城里的重量级人物,不禁谈起吴村以往选美的故事。听老人讲吴村人南下以前就有这习俗,那时在草原上很自由,都是按老规矩办。

  选的都是抢来的中原腹地的女人,因为草原上的女人都太粗狂健壮,所以吴氏一直对中原女人垂涎。南下后不好再抢夺中原女子,而且生活环境好了也就不按老规矩办了。只有世道不好时少有的办了几次传统的。

  聊完选美话题又转到了吴村人过去在草原上的传说。吴村人本姓李,是和中原人多年征战后学习了中原文字才找了姓来标明家族部落。李部和其他草原部落经常南袭中原,有时可以数百人奔袭千里,强夺粮食财务和牲畜,也包括女牲畜。现在城里人和当时的人也差不多,唧唧歪歪不男不女,都是绵羊性格。

  大吴说,「没错,老唐就是一个。人不错,但是大汪上了他老婆就知道哭。」一桌人大笑,看看大吴脚下跪着的梦霞。

  梦霞虽然羞愧但是大吴说的没错,就连自己看着老妈被狗操,竟然还爱抚大汪。大吴摸着梦霞的脸,「中原人就是能说,要不就欺软怕硬,没骨气。」大吴捏捏梦霞的脸,「当初调戏你的那几个男人就没有敢为了得到你和我拼命的。」
  「是啊,不过也是城市里人太多,干什么都是要想别人怎么想,不知道自己该干什么。」吴天后说道,「我到草原上看了看,那开阔真是让人忘去自己,骑着马狂奔一阵才知道什么是自由。」

  「不过有老唐才有我这听话的女牲口。也得谢谢中原给我们养了这么多牲口。」梦霞贴到大吴大腿上,知道自己就是大吴的中原牲口,但是心理还是暖暖的。
  正说着,大吴看到小吴挑出碗里的鸭肉不吃说到,「小子还挑食,你知道什么是挨饿吗?」小吴一脸无辜。「要是没饭吃,你就得吃女牲口。」

  大吴抓了一把梦霞的奶子。梦霞终于明白什么是老规矩了,就是把选出来的肥女牲口当成大餐吃了,不由得一身鸡皮疙瘩,浑身一冷。「是肉就得能吃,小汪起来,我给儿子讲讲女牲口怎么吃。」小吴插嘴道,「小汪下次再不听话就把她吃了!」

  「你个傻孩子,干活的牲口是随便吃得吗?而且这是老子的牲口,轮不到你决定吃不吃。」小吴不服气的瞥了大吴一眼。梦霞吓的浑身发抖,不知不觉中已经被大吴扒光了衣服。大吴拿起桌上的餐刀在梦霞身上比划着,刀在梦霞的乳房上画了个圈,「奶子肉油而不腻,只有主人能吃。」

  然后刀尖划过肚子,「这里肉肥,炖汤好吃」,再指到没毛的逼,拨了拨小阴唇,「这里是烤串生吃都很好,这样两刀,一头女牲口就有两条,话说草原上有吃过十条一串的老英雄。」

  梦霞傻傻站在哪里像头要被宰的母牛。任何动物被杀时都会挣扎,但是自己现在却动弹不得。吴村的人个个都是狼性,自己就是被狼群抓住的绵羊,是不是老鼠被猫捉住就是这个感觉?大吴讲完了拍拍梦霞的屁股让她穿上衣服,梦霞颤抖的半天穿不进裙子。

  「看把你吓的,选出来的雅美都不吃,你个浑身老肉的骚货有什么可怕的。下地干活的老黄牛是不会轻易被吃的。」但是小吴看着老妈的肉竟然舔了舔嘴唇,让梦霞觉得还是老公大吴靠得住,小吴要是当家了,自己好不了。

  「上次是什么时候开的荤?」吴世问道。「闹饥荒的那年。村里粮食定量吃都不够,有个娘们竟然偷着吃公粮,最后比谁都胖,让我爷爷发现了。」「操,真是找死。」

  「好吃吗?」大吴看看问话的吴纪,「吃了一个月公粮喂大的母牛能难吃吗?在这当时都很久没吃肉了,听说一家就分了一小碗给下地干活的,女人小孩都吃不上。」「太可怜了。」吴天右叹息的不是那贪吃的母牛而是没吃上女人肉的村民。

             女高管和门卫19

  下了世纪兄弟的船,大吴开车带着梦霞和小吴回家。梦霞埋头给大吴舔鸡巴突然电话响了,梦霞含着鸡巴伸手接电话,一边听一边嗯嗯的应着。听完后梦霞吐出鸡巴说,「广通区的雷家花园有人打起来了,好像是皮条客和嫖娼的打起来了,有人进医院了,我得过去看看」大吴知道这是市里最后几个没扫黄的小区,卖淫的都被挤到这几个边缘小区。

  「我直接开过去看看」梦霞点点头,低头继续帮大吴吸鸡巴,直到大吴的精液射进了自己的喉咙,才抬头掏出手绢擦擦嘴角,好像刚吃完了法国大餐。
  到了雷家花园,大吴叫保安先别叫警察,和梦霞一起去见被关在保安室的人。进屋一看原来是康大头,看来他把鸡窝也搬这里了。

  那个嫖客身上有点儿皮外伤,但是看来没什么大事。保安头是大吴的一个远房亲戚,「吴总唐总您亲自来了?」「我们路过,过来来看看」梦霞说「康大头,你怎么跑这里来了?不是不许你在我们小区做生意吗?」

  康大头知道大吴亲自来了说明自己闯祸了,辩解道,「唐总,这全市大部分小区都是你管理,我们在这里也几个月了,没给您找过麻烦。这家伙没给钱就操屁眼,这哪行?」

  「我给了,说好全包的」嫖客是个中年人,看上去是个知识分子。「我操,你那就是操逼的钱,屁眼什么价?」「可是之前……」「好了,看来就是个误会」大吴说,「都不想到公安局去吧?」康大头和中年知识分子都不说话,眼神里看出是默认了。

  「那好,人打了陪一千医药费,操的屁眼在哪里,我看看值多少。」康大头犹豫了一下,起身出去了,一会儿带进来个中年妇女,身材像个水桶,屁股上没多少肉,奶子还算大,但是肚子比奶子鼓。

  「收了多少钱?」康大头看看中年嫖客,泄气的说「六百」「我操,就这个逼六百?操她屁眼都是便宜她了」「你怎么说话呢?什么逼?!」老母鸡显然不认识大吴,同时觉得自己被侮辱了。

  康大头还没来得及拦住老母鸡,大吴一个嘴巴已经扇上去了,接着一脚踹趴在地上,一只手按住母鸡脑袋,一只手把她裤子扒了,「把那把拖把拿过来」梦霞把墙角的拖把给了大吴,知道他要干什么,夹一下自己湿逼。把手的半尺被大吴一口气插进了老母鸡的屁眼,康大头都被杀猪般的惨叫吓得快尿裤子了。
  大吴提起鸡头,冷静的说「再出一声,把整个把手插进去」然后转身对康大头说,「行了,这下值六百了,你把一千赔完就了了。连自己女人的贱嘴都管不住还他妈靠她们赚钱?」康大头虽然没法辩解但是还是说,「吴总,这我不好向老大交代。我们现在就这么点儿地方做生意,不抬价没法维持下去了。小弟们就更得闹事了。」

  「那也不能拿这种烂逼骗钱。你们年轻的鸡那?」都被抓怕了,就是挣点儿小钱,要是进去了让家里人知道了,她们就没法活了「大吴没再理他,中原文化就造就这种做婊子立牌坊的人,没有厉害的人管就过着矛盾的人生。这事最后虽然了了,但是大吴知道这样也不是长久办法。

  这个嫖娼的知识分子叫朱信东,是从国外回来搞计算机安全的,是网络安全专家。老婆不在身边,解决一下生理需要。大吴算是给他讨了个公平,所以对大吴很佩服和感激。

  朱信东为大吴公司升级了网络安全系统,连政府情报机关都很难破解开。大吴则让家政公司派高端帮他整理家务,如果他有生理需要,打个电话通知一声就可以操打扫屋子的奶牛。

  朱信东成了大吴的技术顾问,再不用担心因为嫖娼被抓,同时大吴的物业公司的视频监控到了物业的每个角落。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